返回

人皇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十六章 烏斯藏的異動!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“。!”

    而另一側,老者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一幕,頓時驚得神色震動。

    按道理,袁天罡的羅盤有聚靈陣的效用,但是他當初試驗過,根本沒有李太乙發動的這個這么龐大。

    一瞬間,老者看向李太乙的目光發生了微不可察的變化。

    他之前本來還在西陵內沉睡,但是說來也奇怪,就在李太乙闖進來的那一剎,預定原本還要十幾年才能醒來的他,竟然被喚醒了。

    這頓時讓他對這個后生充滿好奇,也因此直接就出來見了一見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李太乙在最初的震驚過后,立即沉下心神,閉眼修煉,老者對李太乙的滿意度也直線上升。

    “真是天賦絕倫!”

    老者點了點頭,輕聲感嘆了一聲,隨后也悄悄斂去氣息,為李太乙護法。

    時間緩緩過去,不知道過了多久,李太乙眉頭突然一皺,瞬間停止向金紅色羅盤輸送罡氣,一時之間,整個空間都平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了?”

    老者看到李太乙停了下來,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“雖然境上漲很暢快,但是晚輩也知道貪心不足蛇吞象這個道理,而且我修為太低,還是一步一步鞏固,穩扎穩打,一步步晉升必較合適!

    李太乙恭敬道。

    境界突破非一日能成,所以罡氣飽和度接近皇武境的極限后,李太乙便停了下來,剩下的,需要他一點一點錘煉成精。

    “不錯!

    聽到李太乙的回答,老者似笑非笑:

    “知其行,知其止,你能明白這個道理,說明已經明白了武道的精髓,事實上,如果繼續吸下去,以后對你只會有害無益,未來,你很難達到太高的成就!

    “行了,以后每晚,你就來這里修煉!

    李太乙聞言,身軀一震,隨后眼眸雪亮,心中大喜。: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!”

    李太乙深深鞠躬,知道自己真的得到了一段難縫的機遇。

    “對了,以后也不要前輩前輩的,就叫我的本名,廣成子吧!

    老者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,前輩!

    李太乙下意識道,但是下一刻,李太乙突然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廣成子?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李太乙的心中突然陡然掀起萬丈波瀾。

    黃帝之師廣成子?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李太乙每晚都趁著夜色悄悄造訪西陵,有了第一次經驗,李太乙倒也駕輕就熟。

    在老者的指引下,李太乙的修煉也蹭蹭上漲了許多。

    而在相處的過程中,李太乙也知道了老者的名字——

    廣成子!

    隨著最初的驚訝,李太乙后來也更加放心,靜心在這里修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孔圣先師的石雕前,李太乙盤坐在地,雙眸微閉,額間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。他的神色看起來有些痛苦,不過很快便釋然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嗡,似乎突破了什么禁制般,李太乙陡然睜開雙眸,開闔之間,精光四射,一股強大的壓迫感有如狂風席卷四周。

    “不錯不錯,不僅在半柱香通過了孔圣先師的精神試煉,并且武道修為……,也才一月不到,就修煉到了大將巔峰。簡直就是天才!”

    廣成子看著李太乙緩緩收功,滿意笑道。

    此時的李太乙,渾身散發著一股凝實、厚重的強大波動,又像洗盡鉛華般,隱隱露出了屬于他的鋒芒。

    “多謝師父!”

    李太乙感受著自己的變化,也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廣成子的傾囊相授,李太乙也不會進步這么快,李太乙對廣成子的稱呼也發生了變化,而廣成子對此也是默許,他的眼中柔和,望著李太乙的目光中,甚至還多了些……懷念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乙,你能走到這一步,都是你自己堅持不懈的努力。你是我見過天賦最卓絕的,在你身上,我感受到了非一般的堅韌意志,驚人的天賦,還有悟性!

    廣成子眼中滿是欣慰,朝著李太乙道:

    “該教的我都教了,那些你都能很好消化理解,現在,為師要傳授你天子一劍!

    天子一劍?

    李太乙眼中掠過了一絲疑惑。

    廣成子見狀,也不多言,食中二指一并,迅速朝著李太乙的眉心點去。

    雖然李太乙已經到達大將巔峰,但是廣成子的速度極快,根本看不清,可謂實力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剎那間,就在廣成子點上眉心的剎那,李太乙眼前陡然一變。

    眼前的石壁就像被一支毛筆用力攪亂一般,頓時扭曲變幻了起來,陡然之間,一點金色光亮由遠及近,迅速吞噬了李太乙。

    李太乙下意識一眨眼,沒有絲毫征兆,下一刻,當李太乙睜眼的時候,自己竟然出現在了一片空曠的空間。

    只見天空烏云滾滾,偶有耀眼雷蛇一閃即逝,而大地之上,一尊巨大的人形石像佇立,他的雙手拄劍,就仿佛他本身是天地主宰般,一種滔天氣勢油然而出,讓李太乙不敢有任何妄動。

    仔細看去,李太乙看到他的神色肅穆,像是在哪里看過,但一時之間又什么都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鏘!”

    突然之間,就在李太乙的眼前,那尊巨大石像動了。

    只見那尊石像陡然睜開雙眸,兩點金色寒芒爆射而出,與此同時,石像抽開巨石劍,一拔刀便有一股金色光芒躍出,沖霄而起,仿若一柄利劍般,直沖入虛空之中。

    虛空中狂風浩浩,風云卷動,剎那間,四面八方一股股肉眼可見的靈力仿佛受到這沖霄金芒的吸引,紛紛匯入,越加壯大那股金光,變得越加浩大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石像猛然揮出長劍,一道驚天劍氣凝如實質,立即劃破長空,剎那間,天空厚重的烏云被一劍劈開,撥云見日,直見明月!

    “好強!這就是天子之劍嗎?!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李太乙心神震撼。

    這一劍,已經超越了人類的想象,超出了任何武道的范疇,哪怕是仙佛,在這一劍面前,也卑微的有如螻蟻一般!

    更別說,這一劍調動的還有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匯入的靈氣!

    就在李太乙震撼的目光中,眼前的一切再次扭曲變換,很快,李太乙又回到了那條巖石通道中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就在李太乙還沉浸在那一劍的時候,廣成子的聲音從耳邊傳來。

    李太乙回過神來,轉目望去,廣成子嘴角含笑,似乎早已料到李太乙的反應。

    “略有感悟!

    李太乙思考了一下,認真回道。

    聞言,廣成子眼中的欣慰越加深厚。一般而言,很難有人能立即就有所感悟,李太乙這么快,還是第一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愧是老夫看中的人,悟性極高!趁著那種感覺還在,多多感悟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時間在李太乙的修煉中緩緩過去,不知道過了多久,等李太乙再次從西陵出來的時候,東方已經露出了魚肚白,橙色的光輝映照在他的臉上,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那一剎,李太乙整個人的氣息變得越發雄渾厚重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李太乙悄悄回玉龍宮的途中,幾個縱躍過后,忽然,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:

    “李公公,你說的都是真的嗎?烏斯藏開始寇邊了?!這么大的事情,宮中怎么沒有任何消息傳出?”

    烏斯藏寇邊?

    這是什么情況?

    聞言,李太乙驟的停下身形,立即皺起眉頭,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四周圍郁郁蔥蔥,茂竹修林,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藥香,悠長深遠。這是通往太醫院的一條小道,除了去各宮看診的太醫和匆匆拿藥的宮女太監,幾乎無人走這里。

    此時,就在這條小道上,一名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小太監,正在和一名看起來年紀極長的老太監交談,仔細看去,竟然是高力士和在唐皇身邊服飾的李公公。

    “高力士?這小子什么時候和李公公攀上了關系?”

    李太乙心中大為驚喜。

    高力士是母妃身邊的福公公推薦的,在宮里資歷極淺,而李公公卻是大內的總管太監,是諸監之首。

    李太乙沒有想到,他居然能夠和李公公搭上關系。

    而且看起來,李公公對他還頗為青睞。

    不過僅僅只是一瞬,李太乙就反應過來:

    “應該是因為母妃的關系!”

    母親極父皇寵愛,如果不是因為母竇妃的原因,之前賑災事件的時候,他恐怕就已經被剝奪皇子身份了。

    李公公是父皇身邊的貼身心腹,和福公公肯定認識,而高力士為人機靈,又是福公公推薦,受他青睞也就不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昨晚兒,戰報就被緊急送入太極殿了,你們這些小太監不知道也正常!

    小道內有一側鋪滿了鵝卵石,其中設了石凳石桌,李公公一邊將手中的藥盞置于石桌上,一邊緩緩坐下,開口道。

    他是來將藥盞送回太醫院的,倒也有些空閑時間聊聊。

    在這宮里,太監也寂寞,皇宮越大越是如此,倒是這小太子,機靈聰明,平常和他閑聊幾句也能解解乏。

    “后來呢?”

    高力士目光雪亮,一邊說著,一邊走到李公公身側蹲下,兩只手成拳,輕輕敲著李公公的膝蓋。

    “舒服!”

    李公公笑瞇著眼睛,眼中露出了滿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勤快!

    這也是他喜歡這小子,平常會指點他一二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陛下自然大發雷霆,這不氣過頭了,剛服下一副藥!

    李公公指了指一旁的藥盞,繼續道:

    “李公公,你說,……陛下會怎么處理這件事?”

    高力士抿了抿唇,道。

    不過這一次,李公公卻沒有立即答話,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高力士立即會意,立即笑瞇瞇的繞到李公公身后,替他捶肩。

    “公公,你就別賣關子了!

    “你這小子倒機靈!

    李公公接過錢袋,掂了掂重量,露出笑容道。很快,李公公也左右看了一眼,見四周無人,便立即收下,悄聲道:

    “你進入宮中時間尚短,這些軍國大事好奇也正常,不過有些東西聽聽也就罷了,千萬管住自己的嘴巴,不要亂說,要知道禍從口出!

    李公公倒也不奇怪,他年輕的時候,剛進入這宮里,也和這孩子一樣,特別是那些發生太和殿里的軍國大事,更是喜歡。

    等到時間一長,也就見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告訴你也無妨,前朝那邊已經議論開了,烏斯藏入侵西陲已經不是第一次,不過以往,烏斯藏秋收才會行動,現在還是夏至,離民間莊稼收成還有段時間,烏斯藏就開始寇邊了。雜家還聽說,烏斯藏有一支部隊甚至攻入了隴西內地!”

    “哎,陛下頭疼!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李公公也是深深一嘆。

    隴西內地?!

    烏斯藏?!

    一剎那,竹林后的李太乙聽到這個信息,頓時身軀微震,霍的臉色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体彩排列三今晚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