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御史不好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不許離這么近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沈筠棠盯著他冷漠非常的臉龐,心里又懼又怕,這感覺好似瞬間傳遍了全身,讓她整個身體都跟著顫抖起來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緊張的緣故,沈筠棠突然感覺腹部一陣抽痛,這股痛楚來的太突然,讓沈筠棠臉色都跟著蒼白了一分。

    攝政王步步緊逼,沈筠棠最后退無可退,整個人只能貼在拔步床的最里面,此刻她又不能說話,覺得自己就是被放在砧板上待宰的魚。

    攝政王伸出手臂輕輕一撈,沈筠棠極力與他保持的距離就立刻被縮短到零。

    馥郁的淡香充斥在攝政王的鼻息間,這是讓他沉醉到不想醒來的味道。

    伸出手輕輕撫了撫沈筠棠柔順的秀發,仿佛是最后審判前的安撫,反而讓沈筠棠顫抖的越發厲害了。

    攝政王低頭,貼到了沈筠棠嬌小可愛的耳邊。

    他低沉的嗓音隨著熱氣拂到沈筠棠的耳朵里,像是蠱惑人犯罪的惡魔的低語,“阿棠,別怕,早晚都有這一天的,拖到今日,這已經是本王給你最大的包容了,今晚無論如何,你都跑不掉的!

    有了榕城孫府的教訓,攝政王這次將整座宮殿都布置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里三層外三層都是他的人,除非有人敢帶著兵沖入皇宮!否則,想等救援,還是下輩子吧!

    別說是人,就算是蒼蠅都飛不進來。

    可見這次攝政王是做了多么萬全的準備,上次是被氣的有多狠了。

    這小兒表達的意思沒錯,不說話多沒趣,這種情況下,就算她能說話,能叫喊,外面的人沒他的命令也是不會有任何人會搭理她的。

    攝政王眼中暗忙閃過,伸手朝著沈筠棠的后頸處摸了摸。

    沈筠棠只覺得后頸一個地方微微一痛,自己在心里的想法就從口中說了出來,“攝政王,你這個王八蛋!”

    ?她可以說話了?

    而且還說出自己心中的大實話。

    沈筠棠窘了一瞬,隨后就看開了,都到了這個時候,難道她說的有錯嗎!強迫別人,這閻王就是個人渣!

    說到底,她也是姑娘家,名節多么重要,他怎么能這樣就把自己擄到了他的地盤。

    她這句實誠的“王八蛋”罵出口,攝政王微微一怔,隨后嗤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怎么?讓本王給你解開穴道就是為了罵本王解氣的?阿棠,那你可有想過你偷偷離開孫府時,本王在心中又是如何罵你的?”

    提到這件事,沈筠棠心里一抹淺淺的愧疚劃過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她之所以能那么順利的離開,不被攝政王的手下發現,是因為攝政王為了在危急時刻救她,所以被那南齊二皇子所傷。

    只大半個月他就活蹦亂跳的回京了,而且還是偷偷的回京,她都沒收到任何的消息,可見傷勢也沒那么重吧?

    今日見他,他只是瘦了些,其他的看著還好,那在榕城肯定也沒受什么苦。

    這么一安慰自己,沈筠棠心里的那點愧疚感好似被風吹了一樣,消散的無影無蹤了。

    沈筠棠低聲嘟囔,“你還不是想怎么罵就怎么罵,還不知道罵的多難聽呢的!”她又不在,總不能讓人堵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攝政王欺進了一分,目光都變得危險了起來,“你說什么?不妨說大聲些,帶本王一起聽一聽!

    沈筠棠哪里真的敢在他面前與他對峙,明顯是她不上算的事,她還沒這么傻。

    “我沒說話,殿下聽錯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攝政王嗤了一聲,一副不屑的模樣。

    沈筠棠被他困在懷里,兩只手都撐在他結實的胸前,以防止他離自己過近。

    但就算沈筠棠把自己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,其實前后差距一點也不大,只不過那距離聊勝于無罷了。

    眼看攝政王那修長的大手就要朝她身上招呼,沈筠棠在害怕緊張中腦子拼命急轉,希望可以在這個時候想一個法子來自救。

    原本讓他給她解開啞穴,她就有這想法。

    她朝周圍趕緊掃了一圈,這地方她并不熟悉,什么也看不出來,但從布置看,這應該還在宮中,可具體在哪座宮殿,她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皇宮里現在主子不多,可大小卻沒有過變化,整個大燕皇宮光是殿宇就有上百座,她怎么可能猜到。

    不過都到了這個時候,不掙扎一下怎么會知道有沒有奇跡呢!

    這么想就這么做了,趁著攝政王不注意的時候沈筠棠突然大喊了一聲“救命”。

    攝政王:……

    當她還想喊第二聲的時候,攝政王立馬伸手捂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他都被氣笑了,反手就將沈筠棠壓在床上,“阿棠,本王還是勸你留著嗓子等會兒慢慢喊吧,放心,還有一夜呢!夠你喊的!

    沈筠棠瞪著他,“你!你告訴我這是哪里!”

    攝政王輕嗤了聲,修長的手指已經伸到了她的腰間,手指輕輕一翻動,沈筠棠的腰帶就被解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告訴你也無妨,這是本王的寢宮,如何?可還滿意?”

    沈筠棠伸手推拒他在她身上作怪的手,可很快就被他左右給攥住,壓在了頭頂柔軟的枕頭上。

    怪不得這閻王就算是解開了她的啞穴都這么有恃無恐!

    這里是他寢宮,定然都是他的人手,這閻王受了兩次教訓,這次很可能安排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沈筠棠才有一種自己跑不掉的感覺。

    而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與她就算是隔著幾層衣襟,她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火熱的溫度。

    這熱度帶著男人身上特有陽剛之氣撲面而來,讓沈筠棠一下子都緊張的喘息不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許離我這么近!”沈筠棠羞憤道。

    身上的舞裙本就是那種絲滑的料子,腰帶松開了,那舞裙直接從兩側就滑了開來,一下就露出了里面穿著的大紅色的小衣,小衣裹著胸口,她因為過分緊張呼吸急促,胸口處跟著起起伏伏,屬于女性的特征在攝政王面前越發的明顯。

    攝政王都想在心中哼笑了,都到了這個時候,這小家伙不覺得說什么都晚了嗎?

    他騰出手摸了摸她憋的通紅的滑嫩臉頰,壓低著磁性的嗓音道:“阿棠,我們這么近的時候還少嗎?嗯?”

    之前他抱她親她,還有南下一路上,兩人同吃同睡同乘,每晚,他都將她擁入懷中,不管哪一次,他們的距離都比現在還近!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体彩排列三今晚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