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庶妃驚華:一品毒醫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結局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第一百七十七章

    莫晟看著莫子玉,些許沉默了一下,說道:“玉兒,這些年一直在外面,父兄無法照看你,如果在外面流浪夠了,就回來,讓父親照顧你吧!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很大,我還有好多的事情想要去做呢,不過父親放心,以后我會時常前來看你就是了!”莫子玉笑道。

    隨后下人前來稟報說飯菜已經準備好了,請他們過去吃飯。

    莫子玉挽著莫晟的手臂說道:“走,我也去嘗嘗嫂子的手藝!

    而劉旭則是老老實實的在城門口等著莫子玉前來跟她匯合,直到天色暗了下來,也不見她來,他心里面開始擔憂起來,不會出了什么事情吧?

    他心里面憂慮不已,等到夜色降臨之后,便是悄悄潛入了莫府,摸到了莫子玉出嫁之前居住的房間外,里面點著燭光,他朝著里面偷看了一眼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他苦巴巴的等著她去匯合,她倒好,在莫府住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莫子玉聽到有人從窗戶潛入了進來,急忙喝道,她抬眸定睛一看,頓時心虛的吐了吐舌頭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劉旭黑著臉看了她一眼,冷笑了一聲:“你住的可還舒服?”

    莫子玉討好的一笑,急忙解釋道:“那不是這么多年都沒有回來過,這吃了飯之后父親讓我在這里小住幾日,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拒絕,就住了下來啦!就是在家里面跟父兄團圓了,我太開心了,一不小心就忘了你還在等我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聽到莫子玉的解釋,劉旭更氣,“真相一巴掌呼死你!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,天都黑了你都沒有來,我還以為你出事了,知道我有多擔心嗎?”

    “那我之前還以為你死了,傷心了那么久呢,咱們扯平了!”莫子玉說道。

    提起這件事情,劉旭還是覺得自己有些理虧,氣呼呼的說道:“不跟你扯這件事情了,你還要在這里住幾日?”

    “住上個三五日吧!蹦佑裾f道,“父親年紀大了,我也想要在他膝下盡孝幾日!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嘛……要不,你就藏在這里吧!蹦佑裾f道,“這樣我們晚上就能夠見面了!

    “你還真的把我當成奸夫了?”劉旭挑眉笑了笑。

    雖然劉旭不喜歡躲躲藏藏的,不過看著莫子玉在父兄身邊能夠如此開心的模樣,他還是愿意當這個“奸夫”,看到他們父女兄妹的感情這么深,他也能夠理解為什么當初在以為父兄死了的時候,為何會那么決絕傷心了。

    莫子玉在莫府一住就是三日,劉旭也是這一藏就是三日,原本相安無事,莫子玉打算著再住個一日便是辭行遠行的,不過卻是在這一日夜里發生了意外。

    這一日,莫子玨前來找莫子玉說話,劉旭自然而然的是藏身在她的閨房內,莫子玨是君子,自然不會主動入莫子玉的內臥。兩人一起說著小時候的事情,說到莫子玉小時候的一些囧事的時候,莫子玉與莫子玨兩人都忍不住失笑,而這個時候內臥里面也傳來了一聲忍俊不禁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莫子玨喝了一聲,急忙入內查看,卻是見著劉旭正坐在床上吃葡萄,兩人四目相對,一氣氛頓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莫子玉拍了拍腦袋,急忙上前說道,“大哥,你聽我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?”莫子玨眨了眨眼睛,還以為眼前的這一切是他的幻覺,“陛下你怎么會在這里,你不是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別嚷嚷!”莫子玉急忙說道,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你且聽我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是詐死嗎?”莫子玨說道,“難道陛下詐死的目的就是為了跟玉兒私奔?”

    劉旭點頭,不慌不忙的吃了一顆葡萄:“大概就是這樣吧!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”莫子玨還是沒有從震驚之中反應過來,“你們這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他胡鬧了!”莫子玉緊接著說道,“你身為一個皇帝,居然把江山當做兒戲,實在是太不應該了!但是我事先聲明,他詐死的事情我不知道,完全跟我無關,別罵我!”

    “對,此事玉兒完全不知情!眲⑿褚琅f不慌不忙的說道,“都是我一人所為!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莫子玉跪在莫晟面前,劉旭在一旁悠哉的喝著茶,仿佛在報復那一日莫子玉讓他等了半日一般。

    “北夏的江山社稷何其重要,稍有不慎,則會有無數的人為之操勞,陛下對玉兒情深義重,但是此舉也實在是過于……”莫晟嘆了口氣,“臣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好!

    劉旭將茶杯放下,與莫子玉一道在莫晟面前跪下,將莫晟嚇了一個激靈,急忙說道:“使不得,這可使不得!”

    “我跟玉兒是夫妻,那么莫將軍也是我的父親,如何使不得?再說了,我現在不是皇帝,只是個普通人了!”劉旭說道,“我會有這個舉動,也是經過深思熟慮,不會給北夏帶來什么弊端的,父親請放心就是了!

    他握住了莫子玉的手,繼續說道:“我玉兒一往情深,此生只想與她相伴。我之前做過一些傷害過她的事情,但是現在我愿意用我的余生來補償她,給她幸福,請父親可以放心將她交給我。我保護她,照顧她,如果父親跟大哥在她身邊一樣!

    一個男人愿意為了一個女人拋棄皇位,誰都不會懷疑這個男人的真心的,莫晟也頗為動容,他又看著莫子玉問道:“你呢?你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莫子玉看了一眼劉旭,眼中已經浮現一些淚花,她微微一笑,說道:“父親,我曾經遇人不淑,還被害了性命,幸得老天垂憐,讓我再活一次,而且遇到了他。在祁王府的時候,與他一起攜手經歷了很多的事情,那時候便是對他情根深種,后來發生了一些事情,我們分開了,我以為自己跟他之間再無可能了,沒有想到眼下卻能夠再續前緣,不管前路如何,我都愿意跟他一起走下去!

    “你們都起來吧!”莫晟將兩人扶了起來,“感情的事情,旁人說的不算,你們自己說的才算。事情已經到了現在了,陛下也也已經放棄了太多的東西,如果你們真的決定要攜手走下去,作為父親,我自有祝福你們,只盼著你們兩人能夠珍惜今日之緣分得來不易,不要再辜負彼此了!

    “嗯!蹦佑顸c頭。

    劉旭微微一笑:“父親放心,我此生定不負玉兒!

    莫子玨在一旁將一切都看在了眼中,他上前兩步,拍了拍劉旭的肩膀:“你是個爺們兒,我佩服你!

    雖然經歷了一些插曲,不過父親還是認可了劉旭,他終于可以不用在躲躲藏藏了,莫子玉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石頭。

    翌日,她便是按照之前的計劃,跟父兄辭行,與劉旭兩人一起離開了京城。

    而莫子玉回京城的時候,殺手堂發生了一切事情,秦逸趕回去處理了,而等莫子玉離開京城,來到了與他約定的匯合的地方的時候,司徒摘星與他一起趕了來。

    沒有想到莫子玉的身邊居然站著劉旭,司徒摘星不敢相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:“我是出現幻覺還是活見鬼了?那個啥,你不是駕崩了嗎?難道你的鬼混一直跟著臭丫頭嗎?”

    “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,他不是鬼,是活生生的人!”莫子玉笑道,“從今天開始,咱們要多一個成員了!”

    司徒摘星試探的觸碰了一下劉旭的胸膛:“哎呀,是熱的,果然不是鬼哈,這是怎么回事?不都說你駕崩了嗎?我怕玉丫頭太傷心,還快馬加鞭的趕來安慰她呢!”

    “這都不知道嗎?笨!”秦逸抱著他的長劍鄙視的看了一眼司徒摘星。

    “太刺激了!”司徒摘星感嘆的搖著頭,“實在是太刺激了,沒有想到我這輩子還真的能夠看到有人不要江山要美人的!”

    “別廢話了,我們接下來去什么地方玩兒?”莫子玉笑道,“你們有什么想法嗎?”

    “別說,我在來的路上聽說前面不遠的地方有一個鎮子,他們啊要拜月神,咱們可以去湊湊熱鬧!”司徒摘星說道,“據說這月神傾國傾城,我們正好過去一睹芳容!”

    四人結伴,開始繼續游歷江湖,他們的足跡踏遍中原,賞遍美景美人美食,為不平之事仗義出手,遇到有困難的人也是挺身而出。劉旭一開始還有些矜貴,不過久了也算是完全融合進來了,四人一起倒也自由自在的,無拘無束。

    如此又過了一年,這一日,莫子玉收到了一封紅娘的來信,說起齊幕煊的身子不大舒服,便是立即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齊幕煊與紅娘兩人在這竹林小屋內已經快兩年了,日子過得雖然波瀾不驚,卻是去也十分的平靜。

    紅娘負責照顧齊幕煊的一日三餐,齊幕煊時常則是在竹林內撫琴,或者看著景云山的方向若有所思。齊幕煊對紅娘不冷不淡的,沒有給過她多余的希望,但是能夠陪在少主的身邊,紅娘已經十分知足了。

    兩年的時間就這般過來了,就在紅娘以為兩人可以永遠這般平靜的過下去的時候,齊幕煊開始吐血。

    紅娘一開始要去請大夫的,但是齊幕煊不讓,只說自己的身子無恙,但是他的身體確實一日比一日虛弱,迫于無奈,紅娘才偷偷給莫子玉寫了信,讓她前來為少主看看。

    “見過公主!奔t娘沒有穿著平日里面喜歡穿的紅色,而是一身素衣,素面朝天,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平和。

    “別客氣了!蹦佑駥⑦@小屋看了一眼,笑道,“這里被你收拾的很不錯嘛,是過日子的樣子。對了,大哥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的感覺很不好。少主自半年前就開始咳血了,近些日子精神一日不比一日”紅娘憂慮的說道,“這些日子我總有不好的預感,公主快些給少主看看吧!

    “為何不早些時間叫我來?”莫子玉問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不讓,是屬下偷偷寫信!

    “快帶我去大哥吧!”莫子玉說道。

    此刻,齊幕煊剛剛撫琴完畢,正準備回去休息,他對這條道路十分的熟悉了,看上去閑庭信步一般,完全看不出他的眼睛看不見。

    “大哥!蹦佑駟玖艘宦。

    齊幕煊轉過身子,笑問道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來看看你!”莫子玉行前扶著齊幕煊進屋,“大哥的身體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還行吧!饼R幕煊淡淡的說道,“你呢,快兩年沒有你的消息了,你現在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我到處玩兒呢,都挺好的!蹦佑褚贿呎f著一邊給齊幕煊把了脈,臉色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后,莫子玨將自己這些日子的見聞跟齊幕煊說了一下,吃罷晚飯之后,他精神不濟,睡了去。

    莫子玉將紅娘叫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少主的情況現在如何?”紅娘關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不好!蹦佑裾f道,“他表面看上去沒什么,但是實際上郁結于心!

    “郁結于心?”紅娘蹙眉,“少主隱藏的太好了,我一直以為他都已經放下了。那現在該如何是好?少主的身子該如何調理?”

    “他這是心病,心病還需心藥醫!蹦佑裾f道,“或者你可以給他一個念想!

    “我?要如何給?”

    莫子玉眸子轉了一下,說道:“給他一個孩子吧!

    “孩子?”

    莫子玉從袖子里面拿出了一包藥粉,塞到了紅娘的手上:“藥效很強,他絕對不會發現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紅娘猶豫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可是在救他的性命!”莫子玉說道,“難道你不想給他生兒育女嗎?他估摸著不想拖累你,是不會碰你的,這個時候需要一些特殊手段,不過最后的決定權還是在你自己。我會開一個藥方,給大哥調理著身子,不過治標不治本!

    紅娘將藥粉收下,咬了咬唇:“我知道了!

    南楚,皇宮。

    “參見陛下!睂O平婷請安之后,笑道,“陛下正忙著呢!”

    “皇后,你過來幫朕看看是否相似!绷d梓說道。

    半年前,群臣建議羋梓立后,羋梓權衡再三,又考慮到兩位皇子的撫養問題,便是封了孫平靈的妹妹孫平婷為后。

    羋梓自覺辜負的人太多了,對于這位新皇后,他雖然對她沒有愛情,但是還是盡了了一個丈夫的職責,愛護她尊重她,不會再冷落她,寒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孫家對兩個女兒都養育有方,孫平婷在人品跟能力上面與其姐姐不相伯仲,故而這后宮在她的管理之下,井井有條,兩位皇子也在她的膝下撫養,如今也是母慈子孝。

    這南楚后宮發生過太多的悲劇,而現在慢慢的趨于平靜,似乎要從那些悲傷之中走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在畫姐姐么?”孫平婷微微一笑,“惟妙惟肖,好像姐姐就站在我的面前一般!

    “前兩日朕與大皇子聊天,他跟朕說他已經忘了母妃的模樣,朕心中有愧,故而畫了這幅畫,想要送給大皇子!绷d梓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些年了,姐姐在陛下心中的形象還如此的清晰,姐姐如果知道了,也必然會十分的欣慰的!睂O平婷說道。

    羋梓環住了孫平婷的肩膀,微微嘆了口氣:“只可惜,朕現在能夠為她做的,也只有這種小事了!

    “陛下,臣妾會如同姐姐一般,一直陪伴著陛下的!睂O平婷看著她的丈夫說道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!绷d梓微微一笑,“辛苦你了!

    所謂天下無不散之筵席,莫子玉他們四人雖然一起結伴走過了不少的地方,終究還是要迎來別離的。

    秦逸回了殺手堂,并且成為了江湖上最年輕的劍術宗室,他雖然不再執行任務,不再殺人,但是江湖上想要挑戰他的人卻是多如過江之鯽。不過在未來五十年內,還沒有聽說誰成功過。

    司徒摘星“盜帥”的名號威風赫赫,自然引起了不少同行的妒忌,不過他喜歡被人妒忌的感覺,愈發的威風,專門偷隱藏在皇宮大內或者豪門大族江湖豪門內的稀世珍寶,據說這個世上就沒有他偷不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而莫子玉跟劉旭兩人斗了很多的地方,最后在一個山清水秀的神仙一般的地方隱居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一日,莫子玉出去采藥歸來,劉旭在小路上迎接他。

    莫子玉瞧著他的神情有些怪怪的,問道:“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?怎么感覺你怪怪的?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劉旭笑了笑,“可能是因為方才卿光閣的人送來了一封紅娘的來信吧!

    “哦?信上說什么了?”莫子玉問道。

    “她說她懷孕了!

    “當真!”莫子玉一喜,“太好了!

    隨即她的臉色沉了一下,說道:“大哥的身體靠著調理雖然還能夠堅持些日子,但只怕堅持不了太久。紅娘對大哥一往情深,如果大哥有事,她只怕會殉情。我讓她想辦法給大哥生一個孩子,不僅僅只是為了給大哥一個念想,也是為了給她留一個念想,不管如何,她現在懷有身孕,這都是好事!”

    兩人邊走邊說,沒一會兒便是回到了兩人隱居的小屋內,莫子玉卻是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。

    只見著小屋周圍全部都被姹紫嫣紅的鮮花裝扮著,如同在詩文之中的世界一般,莫子玉驚訝的回眸看著劉旭:“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劉旭微微一笑:“我忽然想起來我們現在雖然已經是夫妻了,但是我們似乎還未拜過天地,所以我布置了這個地方,想要給你一個驚喜。玉兒,我們今日成親吧!”

    他說著,從懷中取出了一塊紅蓋頭:“你愿意嫁給我嗎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我沒有在乎過這些!蹦佑裾f道,“不過你的這番心意卻是叫人十分感動,我又怎么好拒絕你呢?”

    她將紅蓋頭接過:“我們成親吧!

    劉旭將紅蓋頭給莫子玉蓋上,牽著她的手來到了屋內。屋子里面被他簡單的布置了一下,墻上貼了喜字,還有一對紅蠟燭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!”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!”

    “夫妻對拜!”

    劉旭揭開了莫子玉的蓋頭,握著她的手,溫柔的說道:“新婚快樂,劉夫人!

    莫子玉的眸子輕輕轉了一下:“我有禮物要送給你!

    “哦?什么禮物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莫子玉摸了摸自己的小腹,柔聲道:“我懷孕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劉旭大喜往外,“我沒有聽錯吧?你懷孕了?我要當父親了!”

    他高興的抱起莫子玉原地轉了幾圈:“我實在是太高興了,我們有孩子了!”

    “小心一些!”莫子玉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!是!”劉旭笑著將莫子玉放到了地上,還是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額頭,“玉兒,謝謝你!

    莫子玉摸著自己的小腹,垂眸說道:“是我要感謝你們!”

    北夏,皇宮。

    劉昶清收到了一封信,他看過之后,嘴角浮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:“看來,你們過得很好!”

    隨后他來到了后宮,他的皇弟,如今已經八歲的小王爺此刻正在練習武藝,他笑著迎上前去:“休息一下吧!

    “是,皇兄!”

    “累嗎?”

    “不累!”

    劉昶清蹲在小皇子的面前,擦了擦他額頭的汗水,笑道:“你好好的練習武藝,日后輔助皇兄,咱們一起守護北夏的江山!”

    “好!臣弟會好好努力,將來輔助皇兄!”

    (全文終)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体彩排列三今晚预测